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一人控制行动一人摄下美姿宠物摄影师二人组乐拍狗只沙龙照

陈永安与陈咏琪本是业余摄影爱好者,两人闲暇时便经常以家中爱犬为题材,用相机捕捉牠们的成长点滴。然而,之前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以及因社区前的店屋正在装修,废料阻塞排水系统,导致原本不是水灾黑区的陈家成了一片汪洋。

当天,两人如往常般上班,但却突然接到朋友来电告知他们家中的“惨况”。他们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赶回家中时,却发现出入口都被消防员围守。最让两人忧心的是留在家中的爱犬的情况不明。

更令陈永安担心的是,他平日都会为了防止爱犬四处跑动,而把爱犬绑住。

在询问消防员有关地区的水灾状况后,他们便以步行方式走向住家的方向。在这过程中,积水的高度从足部、膝盖逐步淹至胸口,他们沿途更不时撞见野猫的尸体,让他俩一时心生绝望,并误以为爱犬已是凶多吉少。

好不容易走到家门前,他们不断呼喊爱犬名字,却听不到熟悉的吠叫声,也见不着平日蹦蹦跳跳前来迎接他们的爱犬。由于天色已暗,两人只好摸黑推开家门,接着,他们便看到其中一只爱犬已跳上木椅“避水”。

陈永安的爱犬则没那幺幸运,由于被牵带绑着,牠只能就近站上狗尿盆,但因积水越来越高,当陈永安抵达住家时,只见牠只剩鼻子露出水面,全身都被泡在水里。

一场水灾摄影器材毁了

“如果我们再迟一步到家,牠很可能便会在水灾中溺毙。”

在救回两只爱犬,以及洪水渐退后,他们便开始点算此次水灾所造成的损失,而最让两人难过的便是散落一地的相机、器材与电脑等,连同他们的爱犬成长的图片记录一同报销了。

“一切就像从零开始一般。我想我们会走入宠物摄影师这一行,也是因为这些珍贵画面的消失,当时有一股推动力让我们想走入这一行。但因当时所用的两台相机都报销了,若我们还想继续摄影工作的话,只能再努力赚钱购买相机。”

为了重新购入拍摄器材,他们便到夜市摆摊贩售宠物服饰。最让陈永安感动的是,拥有硕士学位的陈咏琪愿意和他一起在夜市吆喝叫卖。但他们如何努力的贩售,所赚的利润与购买相机等器材费用的距离却是无比巨大。

“我觉得冥冥中自有安排。某一天,我和咏琪晚餐后回家途中,看见一群人正围观两只疑是被遗弃的哈士奇犬。我们把这两只哈士奇带往兽医处检查时,在那里看到一则宠物徵文比赛的规则,而其奖品恰恰是我们报销的那台单眼相机。于是,我便把这次事件写成文章,并且获得冠军大奖,顺利赢得单眼相机。至于那两只哈士奇,我们则交给朋友领养。”

他们取得单眼相机后,便马上以宠物摄影师为业,然后创办Pet-Pet Houzz宠物摄影工作室,希望藉此为更多饲主与爱犬留下珍贵回忆。

为拍生动姿态浑身髒透

为了拍摄狗只最美好的一面,陈咏琪经常伏身在地,从与狗只成水平线的视角取景,希望捕捉狗只最美好的一面。此时,无论是早晨还未褪去的露珠,或是刚刚下了一场大雨后的泥地,都会使他经常得伏地拍照而浑身髒透。

“狗只的动态照片是最难拍摄的,我们必须大致了解狗只的习性,才能预测牠们的下一个动作。例如牠们奔跑时会先扬起哪一只脚,会往哪一个方向,这些都必须在我们的预测範围内。”

他说,偶尔也不免发生“走狗”的情况。每当狗只过于兴奋而随处乱跑时,陈永安便需充当跑腿,以将狗只引领回拍摄环境里。经过长时间的锻炼,他如今已习得一身飞奔的本领。

如今,他们最为自信的便是拍摄宠物的动态照片。也由于知名度大为提升,不少宠物赛场美容主办单位也都会聘请他们担任大会摄影师。此外,他们两人偶尔也会客串当记者,专门为宠物杂誌撰稿及担任摄影师。

多在清晨傍晚趁凉拍宠物

陈永安和陈咏琪开办的宠物摄影工作室已有5年“历史”。由于两人另有正职,所以他们都是在週六日时才担任宠物摄影师。由于他们在替客户的宠物拍照时,通常都是从户外拍到户内,所以他们每天只能接下两组拍摄工作。

“我们每週最多只能接下4组拍摄工作,因为必须趁着早晨与傍晚阳光不猛烈之时进行拍摄。若是在中午时分拍照,由于天气炎热,狗只的舌头会伸得很长,影响照片的构图和美感,同时,狗只也很容易因此中暑。所以,这也是一项看天吃饭的工作,如若不幸遇到雨天,我们只得取消拍摄活动,并和顾客重新再约拍摄时间。”

狗只的成长速度快,从幼儿期至成年期约莫只有两三年的光景。为保存牠们年幼时的可爱模样,不少饲主也聘请他们两人为宠物拍下成长时光,有者更是每年都聘请他们为宠物拍照。

“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位顾客在爱犬离世后还特别打电话向我们致谢,因为他后来便是靠着我们之前替他的爱犬所拍的照片来排遣他对爱犬的思念。后来,我们也把他与爱犬互动的照片找出来,并录製成一张光碟送给他。”

弃硕士专业改当摄影师

陈永安与陈咏琪的性格一动一静,永安较为外向开朗,如今除了担任宠物摄影师,同时还是宠物杂誌的特约记者、娱乐记者和电台主持人。咏琪的性格则较为内向,且更擅长操作镜头与电脑。

“拥有硕士学位的咏琪之前本从事生物科技领域的工作,在研究所内上班。但他去年完全放弃了这一份专业,并专心一致的投身在宠物摄影师的工作当中。我们拍回来的照片,都是由他筛选与后製。”

性格完全不相同的两人,在任何事情上都难以达成共识,且他们常都认为自己的意见是最好的。虽然他们两人常因意见不同而争吵,但却不曾撕破脸,皆因两人当中总有一方最终会按照对方的意见行动,若失败后再转用另一方的建议。

拍宠物过程易被攻击

宠物摄影师的工作看似新奇有趣,但陈永安却不讳言直指这门行业具有一定的危险性。

由于每一只狗狗的习性大不相同,有些乖巧,有些懒散,有些则非常凶悍,并长时间对陌生人保持攻击态度,所以他们若遇到凶悍的狗只时,很可能会因为受到攻击而受伤。

“宠物摄影师之所以需要由两人互相配合的原因便在此,因为一人得控制狗只的动作,而另一人则需伺机按下快门,以拍下稍纵即逝的瞬间。然而,狗只岂会容易受到控制?我就曾经被一只狗咬伤。和宠物美容师相比,至少他们在工作台上还可用牵绳绑住狗只,但我们却为了拍到狗只最自然可爱的一面,而无法以牵绳绑住牠们。”

询及如何才能把狗只控制得乖巧听话的问题时,他给出一个玄之又玄的答案——眼神。他说,由于狗只无法用言语与人类沟通,因此,灵魂之窗成了牠们倾述事情的方法。虽然说得玄奇,但这却是他在养狗过程中学会的基本技巧。

“起初,我也不懂得该如何用眼神控制狗只,但所谓日子有功,在经验一段时间后,我逐渐掌握了箇中技巧。而我最自豪的一件事,便是可同时控制10只狗只乖乖坐着等待拍摄。”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