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悉尼——一名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在电视直播中意想不到地被问到这样的问题:你是中国共产党的发言人吗?“答案很简单,”廖婵娥(GladysLiu)议员回答说,“不是。”

澳大利亚的难题:与中国近到什幺程度算太近

7月,廖婵娥在众议院的首次演讲

不过,作为澳大利亚首位在中国出生的国会议员,廖婵娥上周就她不久前还是一个与中共有关组织的成员的报道接受电视採访时,这幺简单的答案几乎没有。

她支支吾吾的回答,以及随之而来的强烈抗议,暴露出澳大利亚在日益壮大的中国移民群体融入方面的斗争,除了将其作为资金来源外,该国的政治系统往往忽视了这个移民群体。

两股力量正在发生碰撞:澳大利亚华人社区的规模和影响力正在扩大,而与此同时,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也令澳大利亚越来越有疑虑,它对中国在澳机构中的影响发出警告。

世界各国都在努力应对中国的蓬勃野心,但澳大利亚面临的挑战尤为明显。

“关于廖婵娥的争议是一个警告,澳大利亚和许多国家一样,在有关中国的辩论中需要更加成熟,”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NationalUniversity)国家安全学院(NationalSecurityCollege)院长罗里·梅德卡夫(RoryMedcalf)说。

他说“真正的过失在于澳大利亚政治阶层长期以来的自满”,还说,由于该国的“主要政党认为把华人社区当作摇钱树没有什幺不对”,因此中国共产党“无处不在的情报和干预组织把澳大利亚视为一个充满巨大机遇的地方”。

这种矛盾在有100多万华裔人口的澳大利亚尤为严重。虽然两个世纪以来澳大利亚一直有中国人的到来,但在白澳政策于20世纪70年代结束后,才出现大量华裔移民的涌入。虽然以前是以香港和台湾移民居多,但在过去十多年里,中国大陆的移民数量一直在猛增。

作为中国的巨大实力和影响力的反映,许多华裔澳大利亚人同属于两个世界,他们的经济成就有时取决于与中国大陆的关係。考虑到这一现实,以及中国政府对其所谓“海外华人”施加的民族主义压力,澳大利亚的中国移民正不得不越来越多地面对一个问题:你能证明你对这个国家的忠诚吗?或者换句话说:与中国近到什幺程度就太近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廖婵娥接受了天空新闻(SkyNews)保守派评论员安德鲁·博尔特(AndrewBolt)的採访。廖婵娥凭藉自己在华人社区的筹款能力和人脉关係得以在政界崭露头角。

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在这次採访中的表现是灾难性的。廖婵娥说,她不记得自己曾是与中国共产党的海外影响力有关的当地华人组织的长期成员。她费了很大劲也未能阐明自己对中国在南海野心的立场,甚至未能阐明对自己出生地香港的民主抗议活动的立场。批评人士说,她似乎在字斟句酌,以免冒犯北京。

她的政治对手要求她宣布效忠澳大利亚——这个她从20世纪80年代起一直居住的国家,还要求情报机构更仔细地审查她与中国政府可能存在的任何联繫。她所在的保守党的领袖、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Morrison)称这些要求带有种族主义色彩——中国政府对这个说法表示附和。

澳大利亚的难题:与中国近到什幺程度算太近

廖婵娥所在的保守党的领袖、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称,让她宣布效忠澳大利亚的要求带有种族主义色彩。

公众舆论也存在分歧。一些澳大利亚人担心,这个国家正在对一整个族群投以怀疑的目光,并将一名初次当选的议员妖魔化,她与华人组织的关联与其说是意识形态上的,不如说是为了可能的财富和权力。其他人则认为,廖婵娥的情况应该引起对主权和国家安全的合理担忧。

许多专家表示,由于中国对自然资源和大学学位的渴求帮助推动了澳大利亚在一代人时间里不间断的经济增长,澳大利亚长期以来一直在迴避这些问题。

“只是在过去两年里,澳大利亚才开始提中国崛起的负面影响,”约翰·李(JohnLee)说,他曾是前外交部长朱莉·毕晓普(JulieBishop)的顾问,现在悉尼美国研究中心(UnitedStatesStudiesCenter)任职。

去年,澳大利亚通过了反对外国干涉的法律,要求所有为他国游说的人必须在一个全国性的登记簿注册。两年前,中间偏左的工党(LaborParty)的政客邓森(SamDastyari)退出了参议院,因为有人指控一名中国亿万富翁为他支付了法律费用,还说他推动工党改变了在南海有争议海域问题上的立场,以与中国的态度相符。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也採取了一些措施与北京保持距离,比如拒绝签署中国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倡议,把中国建设澳洲电网或天然气管道的投标拒之门外,并禁止让中国科技巨头来安装澳洲的5G无线网路。

但在大声公开支持了中国好多年后,澳大利亚领导人几乎没有向公众解释他们採取这些做法的原因。他们只是发表了一些含糊其辞的声明,例如指责“老练的国家行为者”进行了今年针对议会的网路攻击等入侵活动。

周一,路透社报道,澳大利亚情报机构已得出结论,认为中国是那次攻击的幕后黑手,但政府官员曾建议对这个结论保密,以免损害两国的贸易关係。

澳大利亚的难题:与中国近到什幺程度算太近

今年5月,廖婵娥当选为澳大利亚国会议员,代表墨尔本郊区的一个选区。她是澳大利亚首位华裔议员。

专家说,政府的矛盾心理和缺乏透明度阻碍了公众的公开辩论,导致过于简单化的争论和阴谋论谣言。

“我认为情报机构应该将更多他们知道的信息公开,因为除非他们这幺做,否则在中国人做什幺、不做什幺的问题上,完全取决于民众的想像力,”约翰·李说。“由于一直在政府工作,我知道中国人在做什幺,但我认为应该公布这些信息,这样公众就可以进行批评,而不是过度反应。”

但约翰·李说,在那样做之前,有关中国的辩论将会继续一波三折,对华裔澳大利亚人,尤其是那些有政治抱负者的影响只会越来越大。

“事情可能会朝着我们担心的方向发展,那就是华裔澳大利亚人觉得他们做的所有事情都受到怀疑,纯粹是因为他们与华人团体呆在一起,或是华人组织的一部分,”他说。

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Hamilton)写了一本关于中国共产党干预澳大利亚事务的书,这本书在三家出版商因担心激怒中国政府而退出后终于得以出版。汉密尔顿说,中共数十年来渗透澳大利亚华人组织的努力,如今已给华裔政治人士的未来“搅了局”。

“几乎所有的华人组织和中文媒体现在都由同情中国共产党的人佔主导,”他说。“这意味着,在政治过程中推荐出来并通过这个体制一步步晋陞的华裔候选人,很可能是北京方面信任的人。”

上一篇: 下一篇:
随机文章Random article
图文排行Image & Text rank